老龄化是世界人口发展的必然趋势。老龄化问题及其应对,不仅是一般社会经济发展的问题,而且是一个涉及人类文明即人类精神生活与物质生活的广义的文化问题。
  老龄化不仅对每个个体、每个家庭及其生活方式产生了重大影响,也对传统的养老政策、人口政策、社会保障政策等产生了重要而广泛的影响,对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经济、社会、政治、文化发展进程和体制、机制亦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对我国而言,有几点需要重点把握:
  其一,中国的老龄化与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进程同步发生。各个群体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在分化嬗变中重构。
  其二,面对一个比少儿期要长很多的老龄期,我们需要重新看待生命延长的价值,健全全生命周期的健康管理体系,使老年人实现积极、健康、有尊严、有作为、有价值的生活。
  其三,在互联网人工智能时代,新技术日新月异,传统的生产、生活和消费方式正在被解构重塑,老年群体如何适应?老年群体日益增长的对文化、健康等软性以及日益个性化的需求如何满足?这些都成为新的课题。

人过花甲,应该追求一种成熟的美。进入古稀之年,更应该体现出一种智慧的美。
如果说“老是一门学问”,那么,要懂得这门学问,就是要懂得“六不”和老人哲学,如此,才能快乐生活每一天!
01、懂得“六不”

除了现有的乡镇敬老院,我们要尽快梳理和盘活公办闲置资源的速度和力度,引入“公建民营”模式,借力市场的力量和民资的力量把养老服务供给做大做强。
人口老龄化程度越高,养老话题就越受到关注。前天,市民政局通报了苏州市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建设上半年进展情况。通报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全市共有76个镇(街道)已启动辖区内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建设工作。在乡镇敬老院的基础上升级改造或新建区域性养老服务中心,这种“公建民营”的“养老服务综合体”获得好评。
统计显示,截至去年年底,苏州全市户籍人口达到7035490人,其中老年人口1830923人,占户籍总人口的26.02%。人口老龄化是全国性问题,相比于城镇,由于年轻劳动力人口的大量流失,农村常住人口的老龄化程度更为严重。
据世界银行估计,2030年我国农村老年人口抚养比要高于城镇13个百分点,也就是说,农村养老问题更为凸显。这种情况下,把原来只供养特困老人的敬老院改造升级为辐射面更广的区域性“养老服务综合体”,这种“变脸”在盘活资源的同时可以更好地满足市场的需求。